【創作】優木せつ菜的遠行(虹咲同人)

by Mixegg
40 分鐘 閱讀時間

優木せつ菜的遠行

「……隨著第二學期結束,今年也來到了尾聲。」虹咲學園的學生會長,中川菜々停頓了一會,視線掃過台下的學生:「無論今年的妳是過得充實,亦或是抱持遺憾……當來年新學期開始之時,希冀各位同學都能依舊懷抱著熱情,不畏艱難地迎向各種挑戰,將心中那份『最喜歡』的情感向他人展現。
「以上,虹咲學園學生會『前』學生會長,中川菜々。」菜々向右橫跨一步,嬌小的身子從講桌露了出來。
她向台下的學生深深一鞠躬,接著在掌聲之中,菜々轉過身走進幕後。

「中川學妹,學生會室就再麻煩妳和副會長進行最後的整理了。」書記右月在休業式結束後如此交待道。
「右月學姐,整理這種事交給我……嗚哇。」栞子話音未落,就被左月捂住了嘴。
「那就麻煩妳們了,我們先去收拾禮堂囉……走吧,右月!」左月拉著栞子離開,臨走前還向副會長眨了眨眼。

雖然學生會長的工作,在剛剛的致詞結束時便以告終,但菜々對校內事務的熱情倒是一點也沒消退,
「栞子學妹跟書記學姐真是充滿幹勁啊!我們也不能輸啊!走吧!」說完便向著學生會室的方向快步走去。

相比菜々帶著自信與熱情快步向前,副會長的步伐就顯得拖沓沈重。
心事重重的她,一直到學生會室的門出現在視線之前,才勉強擠出了一句話:「剛剛的演說真是棒呢,會長。」

菜々突然停下了腳步,副會長卻沒來得及反應,輕輕地撞上了菜々的背。
「啊!非、非常抱歉。」她趕緊退開,但顯然菜々沒有將這放在心上。
菜々轉過身,臉上卻掛著有些落寞的笑容:「謝謝妳……但我已經不是會長了喔。」

  這個笑容我是見過的。
  在先前會長為了同好會的事苦惱不已時,她便時常掛著這個笑容。
  雖然當時她從未向任何人解釋過為何會露出這樣的表情,但我很清楚那是她不願替他人帶來困擾,獨自承擔一切時才會換上的,悲傷卻溫柔的笑容。

「抱歉。」副會長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隨即又恢復了平日的沉穩:「一直以來都習慣這麼稱呼,一時之間還沒能適應……」
「沒事的,」菜々亦換上了原先充滿熱情的笑容:「今後直接叫我菜々就行了。」
「直、直接叫名字嗎?」副會長的心砰砰跳著,漲紅的臉早已將她心中的想法表露無遺。
「……畢竟這種狀態下,叫我せつ菜的話好像也怪怪的。」她自顧自地揪起了麻花辮說道。
見せつ菜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微妙反應,副會長感到放鬆的同時,又感到有些可惜。

「那,會……菜々……」副會長光是說出這個名字,就好像已經耗盡了全身的氣力。
她緩了口氣,接著說道:「今後也請別再叫我副會長,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好。」
菜々獃了半晌,接著便笑著說:「那有什麼問題,森さん。」語畢,便轉過身繼續朝著學生會室前進。

  雖然知道這是妳的習慣,但果可以的話,還是希望妳別加上「さん」兩字,直接叫我的名字啊。
  但是話說回來,會長像這樣直呼我的名字……是第二次呢。
  上一次還是在初次相遇的時候……
  雖然不過是一年前的事,但總覺得已經過去很久了呢。
  當時我聽說妳在尋找搭檔一起參選學生會,鼓起勇氣向妳毛遂自薦,還未開口自我介紹,妳便脫口:「妳是普通科二年級的七戶森さん吧,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實在嚇了我一大跳呢。
  「提前將全校學生的姓名牢記在腦,我認為是我身為未來的學生會長應當做的。」一本正經地說出了超乎常識的事,正常人根本不會這麼做好嗎……但也是因此,我才更加確信妳就是學生會長的不二人選,而我無論用上多少努力,也想待在妳的身旁。
  即便不是以副會長的身份……


森從幾分鐘前開始,便站在檔案櫃前不斷重複著將資料夾取出,翻看兩頁,又收回檔案櫃。
然而她的眼神始終沒有聚焦在任何一頁上。
「怎麼了嗎?難得看妳在發獃呢。」菜々停下了手邊的整理,看著森說道。
「啊,我,不……」森突然回過神來,驚慌失措地看向菜々。
只見菜々站在學生會長的辦公桌旁,而桌面已經被收拾地一乾二淨,唯獨一片寫著「學生會長 中川菜々」的名牌依舊立在桌邊。
空蕩蕩的桌面,孤伶伶的名牌,在陽光無法穿透的日子裡更顯寂寥。
注意到森的視線,菜々伸過手將名牌取了下來。
森微微地嘆了口氣,但聲音小到連自己也未能察覺。
「我已經不是學生會長了呢。」菜々盯著手中的名牌喃喃自語:「這段時間真的發生了很多事呢……」

兩人都陷入沉默,森想說些什麼來緩解氣氛,卻只吐出了菜々的名字,便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。
見森沒有要繼續說下去,像是要將逐漸低落的氣氛趕跑一樣,菜々提高了音量:「森さん未來還會擔任副會長,今後也請妳好好地幫助栞子學妹!」
「是,是的!」
「雖然我不是學生會長了,但我還是虹咲的一員……無論是作為中川菜々,還是優木せつ菜,我都會繼續為這所學校貢獻自己的熱情的。
「所以,請妳也要好好地替我應援唷!」菜々充滿自信的燦爛笑容,吹散了學生會室裡低迷的氣氛。
彷彿戲劇效果一般,陽光在此刻突破了厚重的雲層,從菜々身後的落地窗灑了進來。
望著光芒四射的菜々,森亦露出了笑容。
而她原先想說的話,在見到此般景象後也不再重要了。

斜陽尚未完全隱沒在城市天際線,兩人便已經收拾完畢。
「時間還有點早呢。」森看向自己的手錶說道。
菜々望著窗外,轉過身對森說道:「要不然先跟我去一個地方吧。」
話音剛落,菜々便已經拎起書包,走到了門邊。
但森只是疑惑地盯著菜々,並沒有反應。
菜々見狀便向她伸出了手:「快跟上來吧。」
聽見了她的聲音,森才終於回過神,提起書包跟了上去。


森跟著菜々來到了西棟屋頂。
「為什麼要來這?」森不解地問道。
面對森的提問,菜々只是轉過身,面向遠處的夕陽。

「森さん是我的……せつ菜的粉絲,對吧?」菜々說道。
「當然!」這也許是森一整天最有精神的一句話:「我最喜歡せつ菜ちゃん了!」
森的反應有些超乎菜々的預期,她先是害羞地向她道謝,才繼續說道:「但是森さん並不是一開始就知道學園偶像的,對吧?」
森感到有些不好意思。
「不,我沒有責怪森さん的意思喔!」菜々見狀趕緊解釋,「我只是想,在我重新加入同好會的時候,森さん還沒開始關注學園偶像吧。
「所以自然也不會知道發生在這裡的事吧。」

「發生在這裡的事?」森環顧四周,望向遠處的夕陽,又低頭看向剛結束社團活動,正準備回家的學生們。
沉思了半晌,森終於意識過來:「難道這裡是……!」
「沒錯!」菜々伸手解開了辮子。
髮絲隨風飛舞,夕陽餘暉穿透其中。
她轉過身,露出比陽光更加耀眼的自信笑容:「這就是我作為せつ菜,重新開始的地方。」

  我曾經聽說過,這是在我認識學園偶像之前發生的故事。
  一度放棄學園偶像的會長,在這演唱了振奮人心的曲子,同時宣告自己回歸同好會。
  不過,會長帶我來這,是為了什麼?

「妳一定很納悶我為什麼要帶妳來這對吧。」已經化身為せつ菜的少女問道。
森帶著困惑,點了點頭。
せつ菜向前伸出了手:「森さん當時沒能看到的那場 LIVE ,就在這裡再次重現吧!」
「欸!?為、為、為什麼!?」森又驚又喜,不敢置信地退後了一步。
能近距離觀賞偶像的表演,已經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事了;更何況是自己一人限定的特別表演……想像不到的幸福,頓時讓森的大腦停止了運轉。
「因為有森さん在身旁幫助我,學生會才能順利推行許多事務,這就當作是我的謝禮吧。」
「啊……原來如此。」在聽見せつ菜的解釋後,森才意識到剛剛腦內的想像有多麼不切實際;但即便在理智上深知此事,依舊難掩失落。
せつ菜見了這反應,也跟著皺起了眉:「難道森さん不想看嗎?」
「不,當然想看!」森沒有任何遲疑便回答了。
聽見了她的回答,せつ菜卻比原先更疑惑了。
「我作為副會長,幫助會長本來就是我的義務,實在沒有道理再接受妳的謝禮。
「更何況,比起一個人獨占せつ菜ちゃん的LIVE ,我更希望能和其他人一起分享せつ菜ちゃんLIVE帶來的悸動。」森倚著護欄,沒有聚焦的雙眼只是看向遠方。
「森さん……」
「所以,請讓我在下一次的 LIVE 上,再好好欣賞會長的英姿吧。」森轉向せつ菜露出了笑容。陽光輝映在她的鏡片上,正好遮住了她有些溼潤的雙眸。
せつ菜點了點頭,向她回以微笑。

兩人就這麼倚在欄杆上,欣賞了片刻的夕陽。
「現在幾點了呢?」せつ菜問道。
森看了看手錶後回答:「她們應該準備得差不多了吧。」
「那我們趕緊過去吧。」
「好的。」
「不過森さん剛剛又叫我會長了吧。」
「啊,十分抱歉。」


せつ菜甫推開部室的門,拉炮便砰砰作響。
「期末快樂!」室內的人全轉向門的方向,用整齊劃一的節奏祝賀。
森看向地上堆成小山的禮花,想必她們不是第一個受此禮遇的人了。
「期末快樂!」せつ菜開心地回應,跟在她身後的森也探出了頭:「期末快樂。」

在せつ菜與其他成員交談時,左月與右月來到了森的身旁,分別架住了她的左右手,將她帶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坐下。
左月用僅有三人聽得見的音量問道:「副會長,妳說了嗎?」
見森面露難色,久未開口,兩人便瞭然於心。
左月嘆了口氣:「我們都特別為妳支開栞子學妹,讓妳們獨處了。」
森低著頭,依舊沒有開口。
「這樣真的好嗎?」右月問道:「等會長離開學生會後,見面的時間就不會像過去那麼多了。」
「我當然知道……」森的頭又更低了:「但剛剛那個情況,根本就找不到合適的機會開口。」
「機會是要自己創造的。」左月握住了森的手,右月也將手搭上她的肩膀:「沒錯,機會是要自己創造的。」
森為了迴避兩人的視線,便抬起頭,卻在那瞬間與前方不遠處的せつ菜對上了眼。

兩人的視線相交,雖是片刻須臾,但卻亙古永恆。
在那剎那,從相遇那刻起的所有回憶,
每一個對菜々和せつ菜感到悸動不已的時刻,
以及無數次嘗試告白,卻又因為自己的膽小懦弱而放棄的機會……
各種念頭在森的腦中浮現,卻沒有任何具體言語能夠組織成句子。
但即便如此,她的身體依舊不受控制地站了起來,向せつ菜的方向邁開了腳步。

左月、右月見狀是又驚又喜,兩人緊盯著森的背影,不願錯過接下來的任何一個瞬間。
兩人並不知道,此刻驅動森的已經不是理智的判斷,而是更加深層,更加本能的情感。
那份情感正是在半年之前,被名為「優木せつ菜」的少女喚醒的,再也無法壓抑的喜歡之情。

  我喜歡妳。
  我最喜歡妳。
  從認識中川菜々的那一天起,我就無法自拔地喜歡上妳了。
  我喜歡妳的認真,喜歡妳的努力,甚至連妳獨自承擔一切的倔強我都最喜歡了。
  曾經我以為這份對妳的情感,會是一個永遠不能傳達的祕密。
  但我卻喜歡上了優木せつ菜,一個跟妳一樣認真,一樣努力,甚至一樣會倔強的少女。
  而她總是訴說著「不再壓抑的情感」。
  我成為了優木せつ菜的粉絲,也因此學會了不再壓抑情感的能力,並祈禱有朝一日能夠像我替せつ菜應援一樣,大聲地向妳告白。
  正是因為妳,我才能夠在這,將這份情感向妳傳遞,正是因為妳……

森走到せつ菜面前,「せつ菜ちゃん,我……」
「森さん,怎麼了嗎?」せつ菜疑惑地望著她。
察覺到了她的視線,原先已經要脫口而出的告白,又被森吞回了喉嚨。

  為什麼就是說不出口呢?
  明明「喜歡」二字,已經呼之欲出,卻怎麼也無法傳達。
  我對せつ菜……對會長的情感,絕對不可能輸給任何人……不只是粉絲對偶像的愛慕,還有同為學生會的羈絆……明明有著成倍的情感,此刻卻連隻言片語都無法傳達。
  但即便如此,我還是要嘗試,將這份最喜歡的情感傳遞給妳,因為這正是妳,正是せつ菜ちゃん教會我的。

「我喜……喜……」森越是努力想將話說清,發出的聲音越是含糊。
「森さん?妳還好嗎?」せつ菜一邊說著,一邊舉起了手,向森的額頭伸去:「怎麼臉這麼紅?」
看著せつ菜的手越來越接近自己,在即將觸碰到自己的那刻,森心中的情感終於決堤而出。
無法控制的情感,化作全部室都清楚無比的音量,大聲喊出心中的喜歡——
「せつ菜ちゃん,我最喜歡妳了!」

「森……さん……」せつ菜的手懸在空中,一動也不動。
眾人轉過頭看向兩人,有人雙頰泛紅,有人驚訝地張大了嘴;但無一例外地是沒有任何人敢出聲,深怕打破現狀。
坐在沙發上的左月與右月,不知在何時握緊了彼此的手,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兩人。
吵雜的視線無一例外地聚焦在了兩人身上,但也僅此而已。
部室彷彿被停止了時間,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兩人的下一步。

不安伴隨著沉默浮現,森面對決堤的情感,終於察覺到大事不妙,但一切都太遲了。
せつ菜的手向下,握住了森的手,用同樣響亮的音量說道:「森さん!我也最喜歡妳了!」
「哈?」森眨了眨眼,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「森さん,我說我最喜歡妳了!」雪菜握著她的手說道。
森終於意識過來,欣喜的淚水滿溢眼眶;正當她準備伸手抱住せつ菜時,せつ菜的視線卻越過她,看向她身後的栞子與書記:「學生會的大家,我也都最喜歡了!」
她接著又轉過身,看向同好會的眾人,「同好會的大家,我也都最喜歡了!」
見狀況不妙,かすみ與愛趕緊跳出來解危,兩人將せつ菜帶到一旁岔開了話題;
左月與右月也趕緊上前,兩人像是中場休息時的教練,將重傷在地的拳擊選手拖回了休息區。

森面無表情地坐在左月與右月之間,身體無力地深陷在沙發之中。
兩人嘆了口氣後,拍了拍她的背。
三人就這麼望著せつ菜的身影陷入了沉默。

過了不知道多久,右月率先開口:「辛苦妳了。」
「下次肯定會成功的,不用擔……」左月接著說道。
「不會有下次了。」沒等左月說完,森就打斷了兩人。
「等、等等,森……」
森的頭向後倒在沙發上,注視著天花板,「我沒有在自暴自棄喔。
「我已經實現願望了,我將我心中對她的那份情感一字不露地向她傳達了。
「我本來就沒有奢望這個故事的結尾,會是我跟她手牽著手,過上快樂幸福的日子。
「所以這樣就足夠了。」她坐直身子,看向左月與右月,露出了笑容。
兩人心中的疑慮雖然還未消散,但見森沒有繼續話題的意願,便也沒再追問下去。


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,森沒再向其他人主動搭話,只是像牆上的海報一樣,悄息無聲地融入了背景之中。
偶爾聽見了其他人說的話,便給出沈靜的笑容;被左月與右月搭話時,用微微頷首作為回答。
森清楚自己的心中並沒有憂鬱,因為正如她所說的,她已經將這一年來無法傳達的心情,毫不保留地表達了出來;但她也清楚,自己遠不如她所說的那般輕鬆。
始終有種空虛感在心中揮之不去,像是一片永遠壟罩在頭頂的烏雲,遮住了陽光。

活動一直持續到入夜之後,在校園關閉前,眾人才終於不情願地離開了部室。
「真希望這刻能持續得更久啊……」かすみ在關上部室的門時隨口脫出這句話,其他人也附和著。
森下意識地向せつ菜看去,卻發現せつ菜的眼角餘光也對上了自己。
她趕緊移開視線,卻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迴避她。
今晚發生的一切令她感到相當疲憊。
心中的巨石剛剛被清空,隨之而來的空虛感又讓她感到難以適應。


「森さん!」獨自返家的森,聽見身後傳來了せつ菜的叫喊聲,於是停下腳步轉過了頭。
只見せつ菜從走廊的彼端,穿過蒼白的月光,向著她跑了過來。
「森さん……關於今天妳在部室說的那些話……」
森雖然對這個話題感到有些抗拒,但見到せつ菜難得地露出了扭捏的表情,還是忍不住嘴角上揚。
「……我是不是不小心誤會了什麼呢?」せつ菜問道。
森收起笑容,看著眼前的せつ菜,沉思了半晌。
「不,就是妳想的那個意思。」森向她微微一笑。
突然,森像是想起了什麼,轉過身在書包中尋找。

「不過,我確實忘記了一件事。」森一邊說道,一邊將一個禮物盒從包中取出。
「就像是會長替我準備了禮物一樣,其實我也替妳準備了禮物……期末快樂。」
「這……」せつ菜接過那個禮物盒,「我能打開來看嗎?」
森點了點頭。
せつ菜拆開包裝,見到了半圓形的玻璃罩,取出後驚喜地發現竟然是一盞夜燈。
夜燈的底座是來自南方的淡紅色木材,罩中則是麥克風造型的燈。
這是森特地準備的禮物,本來是想在告白的同時交給せつ菜的,但在當下,卻被她忘得一乾二淨。
せつ菜撥動開關,暖黃色的燈光瞬間在走廊綻放。
「好美……」せつ菜忍不住讚嘆,她看向森,興奮地說道:「謝謝妳,森さん!」
「不過,為什麼是燈?」せつ菜疑惑地問道。
面對這個問題,森其實早有準備。她本來想在送出禮物時一併解釋,但實際上要說明時,她還是不禁感到有些羞澀。
「……因為會長就像是燈一樣。」

「像燈一樣?」せつ菜更加疑惑了。
「會長……無論是作為學生會長,還是作為學園偶像,總是散發著光芒。
「但這光芒不會像陽光一樣刺眼,令人難以親近;更像是這盞夜燈所散發的光芒,總是在夜晚照亮黑暗。」
「我的心是被妳所照亮的。」森停頓了一會,像是要鼓足勇氣一般,接著才繼續說道:「所以,我希望能用這盞燈回報妳。在妳也感到四周一片漆黑時,或是需要光芒照亮未知的道路時,能讓燈光幫上妳……」
森凝視著せつ菜的雙眼,不安地問道:「這樣說,會不會有點太以為是了?」

せつ菜眨了眨眼,「森さん……」接著便向前抱住了森,「謝謝妳。」
短暫地相擁後,せつ菜再一次向森道謝,接著便向著反方向離開了。
望著せつ菜離去的背影,森突然覺得せつ菜要去向一個遙遠的地方。
她想出聲叫住她時,但甫伸出手,又被另一種複雜而難以言喻的情感給制止住了。
就讓她離開吧。
或許,兩人在未來還能在某處重逢;但此刻,兩人勢必要分道揚鑣。
せつ菜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,森也回過了頭,獨自走進了夜裡。


*七戶森(ななと もり)=なな ともり=菜々 灯。
兩個都是雪菜的另一個身份,對吧。

後記

這篇故事早在去年11月,灯露宣佈降坂後便開始構思;
但實際確認故事的大致走向,還是這個月初的事情,真正完稿更是這週的事。

雖然我有嚴重的拖延症,但這次還真的不是因為我有意拖到最後一刻。
這篇文章是我為了楠木灯所寫的,感謝她在這五年間的付出與努力,以及一切精彩的表演……
也因此這不像過去寫的生日文……雖然一樣有時間壓力,但錯過了今年,明年還會有。
今年四月一日一到,楠木灯就不再是優木雪菜的聲優了,不會有明年再來的事。
也因此我感到格外沈重的壓力,深怕搞砸……

這個故事表面上是副會長「七戶森」對「優木雪菜」的情感為主軸,講述一個告白失敗,坦然接受結果單戀故事。
但實際上講的是我對楠木灯的情感,感謝、愛慕、不捨與祝福。

雖然用字遣詞、節奏與布局都還有很多能夠打磨精進,但我認為自己所欲傳遞的情感已經全都滲進文字之中了。
這樣的心情若能夠讓妳也感同身受,那我寫下這篇文章的五個月時間便值得了。
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