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遊記】日本トキメキ旅(2)——晴空塔、墨田水族館

by Mixegg
22 分鐘 閱讀時間

接續前一篇(上野淺草篇)的故事,我們在回到飯店稍作整理之後,便搭上電車再度往晴空塔的方向前進。

話說回來,我最初的計畫是:
在淺草還完和服後,從剛開不久的隅田川步道散步到晴空塔,路上還能順道逛逛水岸街道的店家,或許吃些點心,喝杯咖啡。
但經歷一個早上的電車洗禮之後,在台灣從未體驗過如此方便大眾運輸的我,早已將身心全都託付給電車了。
於是當我從飯店離開時,想也沒有多想便轉車來到晴空塔。

晴空塔:雲の上はいつも晴れ

話說回來,當初到底怎麼會把晴空塔排進行程,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透。
畢竟一來我比誰都清楚自己的懼高狀況,光是爬個兩公尺高就已經雙腿乏力,更何況是三、四百公尺高的晴空塔;
二來晴空塔給我的印象是時尚、現代,與我這趟宅氣十足的旅程顯得格格不入。

唯一合理的解釋:是我被網路上所謂「東京必遊行程」洗腦了。
畢竟這裡是全東京都能看見,知名度不輸東京鐵塔的國際地標。
但也許這就是問題所在——這個「全東京都看得見」——究竟要多高的建築,才能讓人在東京各處都避不掉,我顯然是沒有好好思考過這個問題的……
當我切實意識到問題時,早已經來不及了。
本著來都來了,票錢也都花了,再怎麼不情願也得要上好上滿的心態,我還是來到了晴空塔。

經過塔前的廣場時,看到巨大的聖誕樹與聖誕裝飾的小木屋,搭配上颯颯冷風,
即便沒有入夜後的燈光加持,依舊讓聖誕氛圍拉到了最高。

這讓我回想起店裡其實也為聖誕節做了不少佈置,
但在台灣這樣的天氣,再加上只有零星幾家店做了為數不多的裝飾,實在是一點氣氛都沒有。
相反地日本幾乎所有的商店都掛出了聖誕節的裝飾,搭配上帶著涼意的風,就只差一場適時的雪了……

說回晴空塔,在經歷短暫的排隊之後,我們登上了巨大的電梯。
通往350天望甲板的電梯共有四個,分別是春夏秋冬,我們上樓時搭到了「夏」的電梯。

電梯內部全黑,搭配上四季特別的裝飾。
「好險不是什麼惡趣味的透明電梯。」我如釋重負。
隨著電梯快速上升,電梯內的主燈被關上,隨之而來的是如萬花筒般的花火燈飾。
在身旁黑人小哥的歡呼之下(他真的是毫無掩飾地將情緒全都「哇喔!」出來了),這趟數秒的旅程並沒有我想像地煎熬。

當電梯打開的瞬間,不只黑人小哥,所有人都同時發出了驚呼。
沒有邊際的淡藍色畫布被潑上金黃色的漆,輔以幾叢雲朵點綴;
無垠中帶著典雅,樸素中卻又能感受到其壯闊。
頓時之間理解了「青春」的「青」是從何而來;看著這樣的天空,心情也會不自覺就雀躍起來。

但相比起景色,更讓我意外的是腳下的地板,竟然絲毫晃動都沒有,平穩地彷彿站在地面一樣。
這股踏實感促使我向前走去,稍微靠近窗戶一點……
雖然最終還是被自己的恐懼給打敗,只能退回人群之後,
但即便如此,我依舊敦促著狐早早登上天望迴廊的電梯,
以期望在最高處能夠看見更好的景色。(有些矛盾,我知道)

當我終於排進電梯時,才驚訝地發現這電梯與先前來到天望甲板的不同,是個充滿惡意的透明電梯(雖然只有上方透明)。
我緊緊地捉住狐,深怕不小心瞥見了什麼會讓自己嚇到暈厥的畫面……
這不是誇大其詞!當我在排隊搭電梯時,我的智慧手錶三番兩次發來警告:「偵測到心律不整」。

當我登上天望迴廊,雖然依舊是滿滿的人擋在窗前,但這次與玻璃窗的距離更近了。
我只能貼在牆壁這一側,盡可能保持與窗戶的距離……

微微傾斜的地板讓我有些頭暈,越是爬就越感到不安,身子也比先前更加貼近牆壁。
雖然這樣寸步難行,但終歸還是爬到了塔的最高點……

雖然說在塔上我幾乎不曾靠近窗戶,但依舊讓我拍到了某些不錯的照片。(多虧相機的變焦功能)

登塔前我曾充滿自信,想憑借我自己對地理的天賦,在晴空塔上替狐來個東京地景簡介。
但當我站到塔上,心中卻只剩下恐懼,盲目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切,毫無情感地按下快門,無法真心享受眼前的一切。

不過此刻回想起來,在恐懼之外,似乎還有別的情感在運作著……
那是將整個東京市景盡收眼底、遠眺富士山,無與倫比的征服感;
以及脫離街道,將建築變成玩具,將車輛變成光點之後才能感受到的脫離感。
也許當時的我並未意識到,但我的心態肯定在此時有了轉變,我肯定已經和昨天的自己不同了。


墨田水族館:僕らだけのBlue!

離開天望迴廊,又在塔上四處閒晃(主要是在尋找紀念品店與郵筒,後來才得知郵筒被移到五樓去了)。
在結束伴手禮行程後,我們便前往晴空塔一旁的墨田水族館。

在我的印象之中,水族館是個很浪漫的地方。
對於第一次約會的戀人,水族館難道不是最佳解嗎?
(然後再聽女孩解釋十分鐘以上海葵的生態……「我想看企鵝」「不准,在這裡還要再停十分鐘」)
但在我生活的城市,卻連一座像樣的水族館都沒有……或者說,整個台灣能夠符合我想像的水族館,恐怕不超過三間。
因此我想都沒想便將墨田水族館納入了行程。

但直到我真的進門前,心裡還是忍不住產生了一絲的抗拒……
與踏入晴空塔前,因為自己的恐懼而產生的抗拒不同,我對水族館的抗拒來自對生物的擔憂。
如果這裡的生物沒能受到好好地對待,而我又買票入場了,是否就成了共犯呢……(會有這樣的疑慮,還得多虧《白沙水族館》)
但幸運的是在這裡,無論對我的良心還是對住在其中的生物來說,似乎都能得到妥善的對待。

進到墨田水族館,無數隻水母舞動的畫面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顏色各異,形狀也不盡相同,在巨大的水槽中相互碰撞,又往四處飄去。

誠如前述,我進到水族館的經歷屈指可數,而過去我也從未認真地看過「水母」這種生物。
隔著玻璃,我第一次感受到這種生物的奇妙之處。
明明是如此簡單的構造,卻能創造出無數的變化,真是太不可思議了。

能夠像這樣在水槽前沉思,也得多虧自己入場的時間不早。
大多數人不是正在吃晚餐,就是已經吃完準備回家的時間。
與我們一起站在這看水母的只有另一對日本情侶(看吧,我就說很適合約會!)

無消燈光加持,水母在陰暗水槽中便已化作璀璨流星。
今天先是步上雲端,將整座城市踏在腳下;
現在又能直面星辰,在伸手可及的位置觀賞水中的彗星,今日的一切都讓我大開眼界。

再往後走,便能看見壯觀的「東京大水槽」。
以東京唯一的世界自然遺產「小笠原群島」為主題,創造的巨大水槽,看得見鯊魚、魟魚、鰻魚,以及各式各樣魚類……
雖然因為燈光和設備的關係,拍不出滿意的相片,但光是回想起來便覺得不可思議……
鯊魚在其他水族館見過很多次,也對它的身形有個底,因此真正讓我和狐驚訝不已的是「魟魚」與「鰻魚」。

當時有一隻魟魚趴在岩石上休息,但牠的身形絕對跟鯊魚不相上下,幾乎要將那塊岩石直接包裹住了。
而鰻魚原先在靠近玻璃的地方休息,後受到驚擾而直竄而上,當牠的頭到達水槽後方時,尾巴才剛剛從玻璃這處出發。
巨大且魔幻的樣貌,再再令我的世界觀大受衝擊。

這就是此時此刻正在地球某處發生的情景嗎?在一萬公里外的海洋之中,這些生物的夥伴正在水中優游。
水中的你們是否跟我一樣從未見過那個情景,卻憑借想像看見了此時此刻的深海呢?
也許在這玻璃的兩側,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不同吧。

順著斜坡向下,便能看見水族館的人氣生物「企鵝」與「海狗」。
但其實在實際見到他們之前,早就聽見他們的聲音了(整個水族館迴盪著企鵝與海狗的叫聲)

企鵝與海狗分別在水池的兩側。
也許是因為時間不早了,大多數的生物都在岸上休息,僅有少數在水中滑行著。
但也因此能窺見他們悠閒的一面,以及彼此間的互動……

說到互動,墨田水族館有替企鵝的人際(鵝際?)關係出超複雜的導覽圖。
雖然看不懂但光看那密密麻麻的線條,就知道貴圈真亂。

當我沿著水槽看企鵝時,卻意外被遠處的光芒所吸引……定睛一瞧才發現是某人的飲料正發出刺眼藍光。
「那啥啊,我也要。」說著便拉著狐跑去買了兩杯酒來喝。(企鵝:說好看我的呢?)

說起來這也是讓我深感文化衝擊的時刻。
在淺草小吃、晴空塔,到現在的水族館,還有往後幾天行程的許多景點,飲食區幾乎無一例外都有賣酒。
似乎在日本的各個景點喝酒並不是一件很特別的事。
(對照來看,以屏東海生館為例,裡面的餐飲就沒有哪家有提供酒品)

我告訴狐,這是要慰勞自己站上451公尺的辛勞,所以點了杯啤酒來喝。
而她那杯有著超亮冰塊的調酒,則是讓我們兩人在喝的時候都不得不閉上眼……
喝完準備離開時,都分不清到底是酒精的作用,還是我們真的被閃到視線模糊了……

在離開前,我們兩人走進了一旁的海狗通道;通道上方是玻璃,能從這看見水中的海狗。
但我們兩人進入之後,等了十幾分鐘,等到其他遊客進來、出去,又有人進來、出去……依舊沒見到海狗。
就在我們想放棄的時候,一隻海狗悠悠地游了過來,停在玻璃上方磨蹭著。
彷彿在隔著玻璃討摸一般,我們也識相地伸出了手,也許傳達到了吧,牠在這打轉了幾分鐘後才心滿意足地離開。


離開水族館已經不早了,晴空塔室內的餐廳基本都已經打烊了。
這時才突然想起自己本來還安排了一個在敘敘苑吃午餐的行程,但也太遲了。
跟狐兩人討論起晚餐,最終決定回到飯店附近,吃看看朋友大力推薦的鳥貴族。

坐車回到上野,搜尋之後發現身邊有兩家鳥貴族,直線距離都差不多,於是就隨便選了一家(上野中央通)。
連鎖店的口味沒什麼好挑剔的,我們兩個主要也只是為了填飽肚子……但不得不說,朋友會這麼推鳥貴族真不是沒原因。
東西好吃、便宜,出餐也快速,帶位小哥也很活潑(據狐原話:「感覺他有點ㄎㄧㄤ。」)……

一天之內連喝兩攤,過去也是從沒做過的事,但是身處異地,彷彿都能被允許了。
於是我和狐就這樣在深夜喝著啤酒,吃著串燒,一起回顧今天一整天充滿意外的大冒險。

在機場過夜,又在凌晨的班機入睡。
搭上首班電車,在眾人都還昏昏欲睡的時間,就拖著行李箱在市區散步。
人生首次穿上和服,在充滿歷史的街道上漫步。
刷新人生最高的紀錄(字面上的意思),登上晴空塔俯瞰陌生的街景。
進到神秘又美麗的海洋之中,被新奇的事物深深感動。
然後,現在,坐在人聲鼎沸的店裡,喝著超大杯的調酒,吃著串燒……

現在的我肯定是最幸福的吧。我在心中如此想著。
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,這並不是真的……

一來等我離開溫暖的鳥貴族,馬上就會發現牛仔夾克加T恤,根本無法對抗不到十度的東京氣溫;
二來是……在這之後,還有更有趣、更新奇,同時也是更幸福的事在等待著我。
也請跟我一起見證這趟旅程的後續吧……

You may also like

發表迴響